当前位置: 首页  >> 华商  >> 查看详情

從華人華裔及中國公民(包括新移民)反應看華社困境

来源: 东盟华商在线  日期:2021-05-23 00:07:11  点击:15187 
分享:
文/ 黃棟星

5月4日晚在「菲律賓香港商會」的月會上, 筆者以<從當前國際和菲律賓形勢探討華社如何安身立命>為题, 就當前中美全面對抗, 美國拉幫結派圍賭中國, 「新冷戰成型」,分析了中美對抗的幾個層面,特別是台海和南海博奕的情形,以及美台,美菲關係的新變化和未來可能發展的趨勢,並作出一些研判. 這份報告過後啟發筆者寫了五篇文章: 1. 三大危機逼近眉睫, 華社準備好了嗎? 2. 「國家認同」在風暴來襲將再受拷打!  3. 假如菲律賓發生排華,中國能謢僑嗎? 4. 華社唯有團結才能自救  5.危機應對統一戰綫和華社前景. 後來筆者應上海<觀察者網>邀約發表了「菲律賓外長對中國爆粗口,中菲關係有何隱憂? 」, 又應北京 <環球時報>約稿撰寫了「杜特爾特要求內閣別公開談南海 ,外媒:降低緊張情緒」兩篇文章,, 出乎筆者意料之外, 這些文章在海內外反應非常熱烈,筆者從各種回應整理了華人華裔及中國公民(包括新移民)讀者回應的主要觀點.

菲律賓華人需要組織政黨嗎?
菲律賓華人華裔反應:

1. 目前菲律賓華人面臨是社會融合還是堅守民族意識堡壘,由於中華文化傳承,讓菲律賓華人在經濟地位上處於社會的塔尖,同樣由於中華文化所建立起的民族意識隔離了与當地文化的交流,某種程度更加強了民族意識,造成了對立面,華人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榮,但手上卻拿著菲律賓護照,享受著中國對外資的一切優惠政策的紅利,從貿易方面來說,許多華人利用中國商品的價廉物美瘋狂賺取差價. 要從根本上找原因,讓菲律賓人民知道中國文化的本質,及華人對菲律賓的貢獻,找出融合劑. 一帶一路要深入基層普惠民衆,華人要起到橋樑作用,真正讓菲律賓勞苦大眾感受到華人的幫助和愛心。

2. 團结就是力量,華社須團结并極力推動政府和社會的力量包括中國使館的支持,積極開展慈善公益活動,疫情就是災難,打好這場抗疫戰爭,保一方平安,出錢出力配合地方政府一道度過難關,某種意義上幫助了 明年的選舉造勢,讓政客打排華牌的伎倆落空,發揚中國人樂於助人的傳統美德,利用好媒體輿論,扭轉菲律賓人對華人的各種偏見,資助基層各類組織,如合作社團体,呼籲中國政府積極幫助菲律賓剋服疫情,轉移南海焦點,加強同中國經貿往來,幫助恢復菲律賓的經濟,督促政府放寬出入境限制,引進中國疫苗技術加速本地化生產。

3. 貧窮和災難都是一種可怕的力量, 如果華人光顧賺錢,或是利用疫情發國難財,那會將華人推入深淵. 如果積極努力去融合,相信在天主教國家的菲律賓,華人還是安全的. 華人首先要抱團,然後背靠強大的中國,可以自保.若是內鬥不斷,而又親美疏中,則危如累卵.

4. 如無遠慮必有近憂. 建議華社尤其是商總積極行動起來,發動整個華人社團團结一致. 商總素有溝通政府的能力,及捐建農村校舍和援助警察執法的傳統,再花點錢在媒體宣傳上,讓主流媒體多一點正面報導.

5.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東南亞的華人需要建立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 華人應向美國韓人學習。洛杉磯大暴亂韓人組織武力反抗,擊斃暴徒數十名,只以傷亡一人的代價,贏得了社會的高看,暴徒也對韓人區望而生畏。華人面對暴徒只會逃和哭泣。華人安分守己對社會貢獻很大,卻得不到社會的尊重,是不是也得從自己方面找找原因?

6. 華人華僑一直生存生活在危機之中,危中有機,機中有危。命運與祖籍國始終聯繫在一起,難捨難分,又難於處理好三者關係。就好譬:女兒嫁人後一樣,心裡惦記著娘家,不忘養育之恩;又要當好新家庭成員;最後當好女主人。這三者關係處理的好,走上當主人階段,就會流芳千古。現在,華人華僑仍然是處在媳婦階段,媳婦還沒有完全融入到和諧的家庭之中,離當主人的階段還有很長距離。華人華僑是非常聰明有高智慧的,遲早會部分實現國家主人的位子。這方面以色列是個榜樣,他們在左右美國社會,左右世界了。

7. 華人在菲經濟上佔主導地位,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說法,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華人在當地政治地位卻不高,這是為什麼呢?菲律賓華人在經濟上佔據優勢地位,卻無法利用金錢優勢獲得政治優勢,實在有違常理。菲律賓是資本主義制度,金錢沒可能不在政治中發揮作用,而且是強大的作用;即使人口不佔優,金錢優勢也可以買來自己的政治代理力量,建立自己的政治安全護城河以及近衛軍。如果完全沒有這些,大概是因為華人只是把錢積攢起來,捨不得花出去,買來上述政治利益……這就相當短視了。

8.如果取得精英人士的共鳴,號召有卓越遠見大班的支持,動員行動起來,建立組織,支持菲華精英溶入於菲人政黨,背靠祖國的強大及支持,那麼在我們有生之年,定有機會見到一個菲華兩族平行共享的新時代.

綜合以上觀點,筆者認為這些回應是很有價值的:
菲律賓本地華人華裔大多數有危機意識, 大多認同筆者的觀點. 菲律賓華人雖擁有萬貫家財,卻無政界實力做支撐,其命運仍然操控在別人手里,因此有人認為華社應團結一起,或組織武裝部隊保护自己,或为長遠計應考慮組織政党,或在內部凝聚力量,進入菲律賓主流政党當中為華社發聲,保护華人的正當權益.
20世紀70年代後,菲律賓大多數華人加入了菲律賓國籍,開始享有平等的政治權利,有華人華裔開始步入參政的舞台。在菲律賓擁有華人血統的菲律賓人不計其數,但是卻沒有一個華人政黨。現在, 我們的領導機構需要考慮組織政黨嗎?  吸引更多擁有華人血統的華裔加入,從而更好地在政治舞台上為華人華裔爭取權益。

中國公民對南海爭端的看法

菲律賓2022年將舉行總統大選,反對派近期極力炒作南海議題,菲內閣部長在該問題上表態相互矛盾。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5月17日晚在播出的談話中表示,他已經指示內閣成員不要公開討論「西菲律賓海」(南海)問題,「與中國爭端的討論將在內部進行」,以後相關問題將由總統發言人洛克統一對外表態。杜特爾特表示,禁令不應被解讀為軟弱,也不意味著該國在捍衛主權方面動搖了。中國人如何看待南海爭端 ?

下面是中國公民讀者回應筆者文章主要的觀點:
1.菲律賓自從大航海時代開始,就深受西方的擺佈,自那時候起就對中國沒了敬畏之心,也多了敵視心態。

2.你說美國怎麼影響和控制菲律賓?肯定不是親自下場指導,是有代理人的。菲律賓國內有各種不同的矛盾,民族主義、仇外情緒都會被美國人加以利用。老杜為什麼「親華」?是利益,和美國站在一起,不如與中國站在一起有利。但老杜不能代表整個菲律賓政界,各種勢力立場迥異,島礁爭端對中國惡語相向的情緒,並沒有因為老杜執政而煙消雲散,只是在角落裡醞釀罷了。所以我們要時刻保有和加強自己的實力,讓菲律賓政客和人民覺得和中國對抗很愚蠢的,同時加強各種互利合作,讓他們覺得和中國站在一起有更大的好處。而千萬不可擬人化地認為菲律賓很好或者很壞,那從來都不是外交的思維。

3.我們並不需要考慮菲律賓外交官是什麼想法,也沒必要考慮菲律賓外交官什麼想法。相反,需要考慮對方想法的是菲律賓。從思維上來說,一切有益於中國與菲律賓人民的事,都是可以談可以推進可以做的。從現實來說,很多事情都是菲律賓需要我們的幫助,而我們願意幫助,這有利於中菲人民的共同利益。一些事情小打小鬧,一次還能諒解,但層次惡意挑衅,我們要考慮這是不是在妨礙我們共同利益的進程,菲律賓人民切實需要幫助,而有個東西在阻礙我們幫助。那麼我們應該解決掉這個問題,如果這個問題叫做外交官。而對方,應該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個阻礙?

4.菲律賓牽著整個東盟,東盟的體量幾億人,也是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是未來重要的地緣政治緩沖地帶。中國在如此惡劣的地緣環境下,沒有聯盟體系支撐, 這是個無奈的格局。我們有能力也有意願解決一些障礙,但是很難下手,投鼠忌器,牽一發而動全身。東盟國家投機成本很低,東盟國家才不管誰站在道義一方,只考慮身邊的大塊頭是否有能力也有意願幫助他們。東盟國家利用中美博奕獲取利益,他們寧可遠交近不和。中國永遠把道義和平排在前面考慮的,逼不得已也只是點到即止。中美就像兩個警察,你喊警察打人啦,美國警察會補你一槍,中國警察則會顧忌更多,東南亞國家的人就是這樣看待我們的。

5.中國網友早就料到有此一事了,菲律賓畢竟作了美國百年的殖民地,所以中國對其好是出於國家利益,不要在這裡作過多的糾纏,中菲之間都是出於國家利益才會時好時壞。這其實沒什麼,菲律賓翻不了天。下一菲律賓政府肯定與中國關係緊張是預料中的事,作好準備預案就好了!國家間變成什麼樣都有可能,不可能只靠懷柔政策就解決所有的事,利益才是永恆的,等老杜下台,上來一個反華總統,那咱該干什麼就干什麼。

6.菲國對華友好與否對中國來說無所謂。對華友好,那就擱置爭議互惠互利!對華不友好,那就造幾個島壓壓驚!選哪條路對菲國自己更有利選擇權在菲國,最終解釋權在中國!如果再像阿基諾三世那樣反華,直接填黃岩島,將禮樂灘那艘破船直接拖到海裡,沉掉拉倒。不能因為一個杜特爾特,就對菲律賓放鬆警惕。防人之心不可無。一句老話:有事求助中國,無事討好美國,不過無所謂,最多就是把中國控制的島填的大一點.

7.杜特爾特後的菲律賓,有美國在背後點火,再加上菲律賓被美殖民,國民先天有親美趨勢,因此大概與中國的關係會惡化,至少不像現在這般表面上「友好」,果真如此,中國應該利用關係惡化的機會,吹填黃岩島,鞏固中國南海防禦。小國盲目站隊 實乃取禍之途 ,不智也. 就看理智的多還是盲目的多了,菲律賓軍隊高官都是美國軍校教育陪養出來的奴才,如今美國全面反中抗中,拜登就會動用菲律賓軍方親美奴才迫菲律賓總統站在美國反中抗中戰車上。

8.看來要準備明後年打一場海戰了。老杜明年下台,如果換一個像「阿基諾三世」的來當總統,戰爭必定爆發,早做準備吧。

綜合以上觀點,筆者認為這些回應是很有價值的:
圍繞南海島嶼爭端,菲律賓人反華情緒日益高漲,菲律賓人甚至摒棄中國在貿易和投資方面幫助的成果, 這可能會加速兩國關係的惡化, 這些情緒是否會演變成具體的反華行動尚不明朗。美國國防智囊團蘭德公司(Rand Corp.)一位政治分析家指出,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幾乎使杜特爾特無法推進其親中和反美議程。北京越來越自信,使杜特爾特更難以克服其本國普遍存在的反華情緒。
另一方面,中國崛起,中國人民族自豪感空前高漲.大國意識抬頭,看不起像菲律賓這樣的東南亞國家, 動不動就要以牙還牙,沉浸在自我強大意識之中。這種心態加劇了國外對中國人的反感. 根據以上觀點,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人面對與菲律賓南海爭端的想法。有關當局應深思這個問題,真正地做到「民心相通」,才能消除或減緩國外對中國人的成見.

新移民如何看待菲律賓時局和華社?
 
南海日益加劇的緊張氣氛, 除可能危及中菲得來不易的關係外,對菲律賓華僑華人的安身立命有潛在的風險。華族要有危機意識,要有警覺性,注意自己的生存環境。在東南亞, 華族由於「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整體成了弱勢群體。在印度尼西亞,一再發生大規模排華。在馬來西亞,公然地歧視壓榨華人。現在菲律賓選舉臨近, 反中情緒高漲,或會出現各方爭相反中的情景,華社面對一定的危機. 如果不先未雨綢繆, 一旦危機不幸發生,將來不及去抵禦災難性的衝擊.

華人華裔有這種意識,新移民又如何看待菲律賓局勢和主流華社呢 ?
下面是新移民讀者( 特别是說國語的新族群)回應筆者文章主要的觀點:
1.國家領導人的更換必定帶來不同的「政治風向」,這不是隱憂是全球現實!只要是兩黨制,總統和議會、反對派有矛盾,反華情緒這樣的事情就避免不了. 外長爆粗口是菲國特色,都是在演戲,表忠心,只是演員不同,觀眾不同。

2.菲律賓過慣了殖民地生活,已經形成了一整套殖民地利益鏈,所謂政客都是利益鏈上的一環,他們根本不在乎菲律賓的主權領土,他們只在乎在這場.遊戲裡能分到多少利益。

3. 菲律賓總統真的親中嗎?有没有什麽實質性的東西顯示中菲一家親?天下乌鸦一般黑,無非是一個比别人更狡猾的老狐狸。除非老杜坐未到任被推翻,否刞反對派不可能赢。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百分九十的人都很友善,不像東南亚其他國家。菲律賓一到選舉了又要打排華牌, 一些政客心懷鬼胎,故意破壞中菲關係.

4. 華裔是居安思危,他們比華僑少一條退路。所以他們的擔憂是真實的,可以感同身受。以後更要善待身邊的每位華裔朋友,理解他們的態度和有時候的嚴苛。都是中國同胞,肯定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在海外求生存和發展都很不容易!

5. 三大隱憂變為現實,首先受衝擊的是華僑不是華裔,華僑才人扎堆貨扎堆,辦識度高容易找到。華為,oppo品牌店,中國貨超市,中餐館這些。假如暴亂,中國政府會外交干涉,大概會制止騷亂。華裔處在第一道華僑防火牆後,可以只聲援就好。那些高級住宅區富有的華人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那些大老板基本上是菲律賓籍,很多是三代四代了,騷亂衝擊不到他們,不會響應黃棟星社長的呼籲。

6. 舊僑大部分是來自閩南農村,有很多都沒怎麼上過學;新僑們有兩類,一類是 父伯輩在歸化菲籍後,生活改善經濟穩定後再接過來的子女,最多只是中學程度. 因為有出外的父伯蔭庇, 不知天高地厚,下巴生在額頭上,他們從來沒吃過苦,容不下一點不同意見,更別說批評了。另一類是那些外省的,大部分來自內陸,出生到長大,從未接觸過外國信息。改革開放後接觸到的外國信息只限於名牌奢侈品、醉生夢死的西方墮落文化,真正的深入瞭解外國文明歷史的很少,也沒興趣發掘。

7. 所謂新僑舊僑是社團的分類,跟普通人沒關係。老僑和新僑的最大差別,一個是來謀生的,一個是來做生意的。搶了他們的生意當然是有情緒咯。新老競爭本身毫無問題,有競爭才能優勝劣汰嘛,怕的是逆向淘汰,越來越差。本來就是商業競爭對手,沒必要團結,自然淘汰才正常。

8. 在菲律賓,防的不是菲律賓人,而是摸 清我们同胞底細做壞事的中國人。我記得去菲律賓時,華人同胞讓我小心的是中國人,不是菲律賓人。如果排華, 我老婆孩子不能抛棄,自己跑回國吧?要是這樣,還是不回去的好。

綜合以上觀點,筆者認為這些回應是很有價值的:
有一個很好的現象,90年代新移民「入鄉隨俗」逐漸被華人社區同化, 從華社那裡學到了很好的經驗, 如華社表現特別杰出的各種慈善事業, 尤其是在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新移民團體和個人「為善不落人後」,站在第一綫捐獻口罩和防护品,表現可圈可點。2015 年菲律賓博彩業興起帶動經濟騰飛以後來菲的新移民完全不同, 他們大多有一定的資源,  正如讀者所說的: 「老僑和新僑的最大差別,一個是來謀生的,一個是來做生意的。」 這些新移民因為中國的強大,給了他們更多的自信, 有經濟實力. 這些新移民因為教育程度、社會背景、經濟條件、價值觀念和傳統華人社區差異很大,造成重大的「文化衝突」.至於那些在博彩業工作的「中國大軍」更是良莠不齊,涉及許多犯罪事件,為人側目,給中國帶來許多負面的形象,也危及華社的安全。華社刻意要劃清與他們的界綫。
菲華社會不乏成功商人,若貢獻各自政治資源,補足短板就能保一方平安,從長遠考慮,也是對自身商業發展和國家經濟復蘇有著積極意義。當前菲國因疫情和大選即將來臨所潛伏的危機,如果得不到重視,華人小業主將首當其衝成為目標,這不是危言聳聽,社會上一些不法團體,正在尋找華人目標下手。綁架勒索、打劫、偷盜,透過菲律賓員工內應外合等時有所聞,有些警察在路上攔截華人車輛敲詐勒索等等惡性案件時有發生。
作為一個少數族群,華人社區的多元性產生了很多新問題, 華人的經濟背景不同導致不同的狀况;華人成長環境和年齡層的不同導致不同的價值理念。但是, 正如筆者之前所提到的--防止「排華」是底線,因為關係到所有華人的生存。

二十一世紀一大主題是「中國崛起」。從地緣政治到企業擴張,再到留學潮和移民潮,「中國因素」正在從各個層面影響著整個世界(包括菲律賓). 中國崛起的直接結果就是華人族群越來越受到矚目(甚至是争議的對象), 海外華人的人口會不斷增加, 華人社區會更多元化和複雜化。 菲律賓只要不解決經濟發展問題,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排華永遠成為隱患,華社領導組織有責任及義務維護華社利益,在挑戰面前積極加強與社會各階層的溝通,海納百川,商定一些應對策略.  如果華人社區長期參與本地政治(如組織華人政黨),並且展示自己的積極存在,或許華社和菲律賓主流社會的潛在矛盾會因此變得較小,從而難以發生「排華」現象。

(作者是<亞洲周刊〉菲律賓特派員,< 鳳凰衛視>, <深圳衛視>特約評論員, <觀察者網>, <環球時報>特邀作者,<華商縱横傳媒> 社長)












 

相关华商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