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查看详情

交通扶贫助力脱贫攻坚 四川贫困地区“蜀道不再难”

来源: 东盟华商在线  日期:2020-09-27 15:08:44  点击:16256 
分享:
 
    东盟华商在线讯(龙飞)曾经,“蜀道难”制约着四川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也给当地民众生活带来诸多不便。数据显示,截至2012 年底,四川省还有 833 个建制村不通公路,346个乡镇和16457 个建制村不通硬化路,226 个乡镇、10370 个建制村不通客车,交通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

    而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进程的推进,四川大力破题“蜀道难”,通过交通扶贫助力脱贫攻坚,贫困地区因此跑出了发展“加速度”。 

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
 
客车开进阿布洛哈 凉山贫困村实现产业“蝶变”
 
    阿布洛哈村坐落在距离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城60公里远的金沙江畔西溪河峡谷中,三面环山,一面临崖,平均海拔1000米。全村面积4.04平方公里,共65户253人,属彝族聚居村。阿布洛哈在彝语中的意思是“高山中的深谷”“人迹罕至的地方”。因历史原因,该村一直以来未专门修建对外出行通道。

    “修一条通村公路,是村里人多少年的梦。”33岁的比机拉日说,以前村民外出需沿陡峭山路步行近4小时,才能到邻近的拖觉镇。家家户户都有马,外出驮货物,村里运粮食,马是最重要的工具。

    经多方努力,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于2019年正式动工,全长3.8公里。为全力推进建设,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将该项目作为交通脱贫攻坚重中之重来抓。2019年年底,通过“硬化路+缆车摆渡”永临结合的方案,阿布洛哈村的对外通道终于打通,基本满足了当地村民的日常客货运输需求。

    打通对外通道后,抓紧建设最后的永久性硬化路,是阿布洛哈村实现最终“车路”双通的必要条件。该项目全线位于高山峡谷地带,地质结构复杂,岩层破碎,施工难度大,建设成本极高。
 
 
2020年6月30日,阿布洛哈村至拖觉镇的“金通工程”乡村客运班线正式开通。

    今年6月30日,随着“两隧一桥”全面完工,阿布洛哈村至拖觉镇的“金通工程”乡村客运班线正式开通,标志着村子正式实现“车路”双通。从此,村民乘坐客车仅需40分钟就能到达邻近的拖觉镇。

“通车了,马用不着了,我最近把马卖了,换了摩托。”骑在崭新的摩托车上,比机拉日拧着油门很兴奋地说:“我心里肯定不舍得,但得适应新变化啊,以后骑着摩托去县城打工方便。”

    交通给村子带来的变化翻天覆地,“换马”只是缩影。8月下旬,阿布洛哈村村支部书记吉列子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前村民只种玉米,自从对外通道打通,大家开始种芒果、脐橙、花椒、核桃等水果和经济作物。

    “以前不敢种,因为运不出去,现在40分钟就能运到拖觉镇。”吉列子日说,阿布洛哈村的产业“蝶变”不只体现在农业上,未来村子将发展乡村旅游。“有村民把马卖了,买了摩托车,剩下的马我们准备成立马帮,到时游客可以体验骑马上山。”吉列子日说。

    数据显示,2013 年以来,四川累计新(改)建农村公路 11万多公里,346 个乡镇通油路、16457 个建制村通硬化路,新增 220 个乡镇、1万个建制村通客车。
 
2020年1月21日,位于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鸡鸣三省大桥建成通车。
 
大力推进渡改桥 乌蒙山区打通“交通死角”

    今年1月21日,位于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鸡鸣三省大桥正式建成通车,改变了四川叙永县、云南镇雄县两个国家级贫困县隔河相望不相连的历史,打通了乌蒙山区的“交通死角”。

    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叫做“鸡鸣三省”,意思是村子里的鸡叫起来,三省邻近的村庄都能听见。赤水河和渭河相汇于此,三省分居于悬崖的三侧,历史上此地一直是地理死角,交通闭塞,来往极度困难。

    “以前我们要到对岸去,需要绕道走坛厂、水田、坡头等乡镇,开车需两个半小时,爬山渡河需一个半小时。”叙永县水潦彝族乡村民杨金东说,每当刮风下雨、河流涨水、河道起雾,渡船过河便存在安全隐患。

    在此处修建一座大桥一直是当地民众的愿望。但受早期桥梁建设技术水平的制约,较长时间没有实质性进展。最终,经各方共同努力,四川省于2016年将鸡鸣三省大桥纳入渡改桥推进方案,实现了落地建设。

    四川省泸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曾兴宇说,大桥建成后将彻底改变民众渔船过河的出行方式,两岸通行路程呈几何级数量缩短。开车过桥仅1分钟到达对岸,步行距离仅300米,大大节省了出行时间,也将彻底消除两岸居民水上客渡出行的安全隐患。

    “以前云南的煤、硫铁矿不能送过来,四川叙永的冰脆李、烟草难以运过去,交通的不便让川滇黔三地的众多风景秀丽、鬼斧神工的旅游资源不能相互汇通。”曾兴宇说,大桥建成有利于落实交通扶贫政策,将助力旅游产业发展,同时进一步助推乌蒙山区脱贫奔康。

    数据显示,近年来,四川实施渡改桥 887 座,溜索改桥 77 座,危桥改造 1013 座。
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
 
雅康高速助甘孜州跑出发展“加速度”

    8月下旬,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几十公里远的三祥农业园区种植大棚内,工人们正在劳作。“如果不是通了雅康高速,我们农场哪可能发展这么快哦!”园区负责人刘得荣说,得益于交通更加便利,园区发展十分迅速。

    2018年年底,被称为“云端天路”的甘孜州首条高速公路雅(安)康(定)高速通车,从成都出发3.5小时便可抵达“情歌之乡”康定,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按下了“加速键”。

    三祥农业园区位于大渡河流域的深山中,是一座新开发的梯田式农场。“这儿雨水充沛,一年四季不下雪,有阳光,适合种蔬菜水果。”刘得荣说,以前因为交通不便,蔬菜运到成都需翻越二郎山,要将近10小时,如今新鲜蔬菜采摘完毕,运送到成都只需不到4小时。

    刘得荣说,随着运输更加便利,农场此前种植的100万斤海椒迅速运到了盛产郫县豆瓣的成都市郫都区。“那几个月农场停满了物流车,而以前我们只能把海椒晒干了再运出去,不然路上时间太久,无法保证品质。”他说,仅此一项改变,就给农场增加了3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收入。

    甘孜州首条高速的通车,不仅带动了农牧业、物流业的发展,也给当地旅游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雅康高速通车后,四川甘孜州康定市时济乡若吉村游人众多。

    位于康定市孔玉乡的色龙村,古寨村落中炊烟缭绕,农耕田园与巍峨雪山相互映衬,犹如世外桃源。近两年,这里成为甘孜州首批乡村振兴战略试点村寨,正形成集休闲观光、康养度假等为一体的藏地原乡休闲度假地。

    据色龙村党支部书记陈永强介绍,自2019年“五一”开园以来,已有1.8万多人次游客前来村里观光旅游,实现收入超75万元人民币。“如果没有高速公路,游客怎么来我们这偏僻的村子?”陈永强说,如今全村人都是旅游项目的经营者,大家都尝到了“旅游饭”的甜头。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四川新建成高速公路 3200公里,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 7520 公里,跃居全国第二;雅安至康定、汶川至马尔康等民族地区重要通道建成通车,新开工宜宾至攀枝花等高速公路近 3000 公里,高速公路建成和在建总里程超过 1.1 万公里,覆盖全省 21 个市(州)和 135 个县(市、区)。(完)

相关财经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