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查看详情

我们的热血、哀愁与快乐

来源: 国际在线   日期:2019-08-18 21:39:29  点击:9952 
分享:
    又到了选举的季节,在菲律宾居住了那麽多年,这次热血爱国主义又再成为国内廉价的口号。但我发现漂泊在外的佣工的快乐指数比雇主还高。她们和漂泊在不同城市的我国乐师一样,都在生活悲歌中搜索快乐的音符。
  
  或者很多人没想到,我国外海的一些岛屿,成为影响国内选举的变数。那些与不同国家出现纷争的岛屿,在选举的前夕都会跃上媒体的显着位置,而不同背景的利益团体,也会藉此走上街头,慷慨激昂。但一旦选举之後,很多热血的口号,就会烟消云散。
  
  这也是菲律宾政治的特色。无论是哪一个政党,都晓得如何消费爱国主义,将那些街头的激情,转化为一张一张的选票。尤其在选情告急之际,一些政客就会善用爱国主义来包装自己,也包裹着那些不太见得人的政治丑闻。在菲律宾住了那麽多年,这些都习以爲常了。
  
  但头脑清醒的知识分子,其实都在深究菲律宾为何在亚洲遥遥落後的问题。在五六十年代,马尼拉曾是亚洲现代化的首都,不输给新加坡,甚至领先台北、香港等大城市。但由於贪腐的政客与家族政治垄断的庄园经济,让民生无法改善,而基础建设慢慢的衰败,到了九十年代,菲律宾的经济就远远落後,无法提供好的工作给新一代。很多的大学毕业生就被迫离乡背井,到全球各地打工,从中东到新加坡,从香港到台湾,都可以看到我国佣工的身影。
  
  我们这个逾一亿人的国度,只有靠外销劳工,才可以减轻庞大的就业压力。他们不仅做家庭佣工,也包括司机、园丁、音乐家等。在全球的夜总会、俱乐部等场所,都可以看到菲律宾的乐师奏起不同文化的旋律。
  
  在香港中环的餐厅,菲律宾的乐手会用广东话唱起一首Beyond黄家驹的《光辉岁月》,然後在台湾游客的点唱下,再来一首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最後在中国大陆游客的要求下,还会唱一首《一条大河》,字正腔圆,能让举座动容。
  
  这些很有天份的乐师,和数以百万计的菲律宾劳工一样,都被政府誉为「国家英雄」。他们每年汇款回家的金额,占了GDP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越来越多的声音质疑,为何他们要被迫漂泊海外,为何他们不能在本国找到工作,而一定要到别的国家拼搏。这其实是牵涉到菲律宾的经济结构,都是被一些豪门巨室所把持。他们就是在一种奇特的生产关系中,社会贫富悬殊,经济疲弱不振。
  
  不过近年中国基础建设的援助与投入,开拓了新的经济增长点。菲律宾的经济增长率也上升到新的高峰。事实上,中国资金给我国带来的实惠,远比政治纷争实在,是利大於弊。不能否认。但在选举的季节,政客们爲了选票,再次开出“爱国主义”这种廉价的药方,要去医治菲律宾的政治经济沉疴。
  
  但菲律宾人永远是乐观的民族。我国佣工的快乐指数,往往比家里的雇主还要高。她们和那些漂泊在不同城市的菲律宾乐师一样,都是在苦中作乐,在生活的悲歌中,搜索快乐的音符。
  
  我个人看,中国的援助和投入,有助改善菲律宾的经济面貌,不应把经济政治化,经济是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础,更不要最终把社会矛头对着我们这些菲律宾华人,我们一样想要建设好菲律宾,想做一个快乐的菲律宾人。
  

相关国际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