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查看详情

告发中国?损害菲中关系或得不偿失   

来源: 国际在线   日期:2019-08-18 21:39:29  点击:10177 
分享:
   《日本经济新闻》3月21日报道称,菲律宾前外交部长Albert Rosario等人将中国告上了国际刑事法庭(ICC)。 文章称,告发中国的事情,有利有弊,但弊大於利。
  
  菲中关系这十年来起伏不断。
  
  就国际法庭来説,美国自己也曾面临着来自ICC的指控,它的态度是怎样的呢。英国广播公司(BBC)2018年9月11日报道称,国际刑事法院在考虑起诉一些美国军人,指控他们在阿富汗虐待囚犯。 美国表示,如果国际刑事法院继续进行针对美国公民的起诉,美国将对其实施制裁。而最新消息是国际法庭最终还是屈服撤销了对美国的指控。所以,这样一个不能秉公办案的“法庭”,又有多大的国际公信力,去审判中国领导人呢?法律角度而言,在处理国际事务中,若没有双方面当事人的参与,这仲裁一点用都没有!你想,中国的主席会在国际法庭出现吗?过去的南海仲裁一事表明,判决根本改变不了实质问题,现在又搞一起仲裁,难道就会有结果吗?
  
  值得一提的是,对於国际法,美日都不是遵守者。
  
  美国至今没有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自己反而拿着该公约对别国説三道四。日本则是国际法的“投机者”。当国际法院裁定日本商业捕鲸违法后,日本却宣称自己在“搞科研”;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将太平岛降级到“礁”时,口口声声拥护所谓裁决的日本却坚称几块榻榻米大小的“冲之鸟”礁是“岛”;当美国在南海水域“横行自由”时,日本在一旁拍手叫好;当第三国舰船正常通过吐噶喇海峡等国际海峡时,日本却跳脚叫骂;当日本政要在国际场合鼓吹“法治”时,他们在国内却在挑战本国宪法和战后秩序。
  
显然,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和日本的所作所为根本无关国际公法,只关乎私利私心,这样菲律宾就有可能成为美日与中国之间斗争的牺牲品。菲律宾必须要有智慧的避免成为牺牲品,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既与美日交往,也与中国交往,从而谋取最大的国家利益。
  
  况且,中国与南海沿岸国家有着上千年相处和友好交流的历史,我认为相关各方有耐心、有智慧处理好和解决好南海问题,但不需要指手画脚的“教师爷”,不需要双重标准的伪善者,不需要别有用心的捣乱者。
  
  之前,在中国与东盟国家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各方承诺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原则,由直接有关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这是对美日澳“捣乱同盟”的最好回击。
  
  还有,既然对国际法庭那麽信任,菲律宾爲何还要退出呢?
  
  
  政府的表态是: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巴尼洛发表声明“提出控诉可能是徒劳的,国际刑事法院对中国没有司法管辖权。指前外交部长罗莎里奥,前监察署长摩拉里斯代表个人。
  
  如果国际刑事法庭以没有司法管辖权爲由驳回案件,批评者将获得批评总统的空前机会。他们可声称菲囯政府退出罗马规约是错误的。
  
  巴尼洛指出,在杜特尔特政府下的菲律宾正在透过双边磋商机制,就菲律宾滨海问题进行外交谈判。我们不需要一个以政治迫害国家元首闻名的偏见法院之帮助和骚扰。
  
  杜特尔特就回应称,菲中关系不会因此受影响,又指菲律宾是民主国家,相信中方会理解任何人都有权提出诉讼。
  
  在北京,外交部对杜特尔特的表态表示赞赏,认为事件不会影响中菲关系。
  
  事实上,过半数菲律宾民衆没有表示支持控告中国一事。
  
  既然不会有任何效力没有结果,菲律宾控告中国,能得到什麽好处?若中国停止经济援助(美国也没钱填补),菲律宾失去合作夥伴,还失去援助,是不是“双失”?是不是弊大於利?
  
最高法院副法官安东尼奥.卡尔皮奥还警告说,如果菲律宾拖欠对中国的贷款,该国可能会失去其自然资源,特别是其在礼乐滩(Recto Bank)的巨大天然气储备。卡尔皮奥警告菲律宾,不保证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将根据自己的规则解决争端的公平诉讼程序。因为专家认定贷款协议受中国法律管辖,合同产生的任何争议都必须由北京的仲裁机构解决。
 
  回顾历史,菲律宾经济一直排在末座,而与菲律宾关系密切的美国,或“贵人多忘事”,从没想过如何支持发展菲律宾经济,只是热衷于军演,把菲律宾和菲律宾海当作大国较量的竞技场,菲律宾百姓根本没得到什么实惠。
  
  3月18日,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访华,记者会上,洛钦表示:“我对中国的发展赞叹不已,却毫不惊讶。这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不懈努力的成果。”  他说,中国是历史上首个不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发展自己的国家。中国的崛起让世界上的小国重燃发展的希望,重获互利合作的良机。
  
  事实上,早在2016年法新社的报道里,就报道指杜特尔特赞赏中国“不错”,“世世代代以来,从没有侵略过我们国家的任何地方”, “在冷战时期,中国被描述成坏人。那些年里,我们的教科书中都是西方制造的政治宣传”。显然,杜特尔特是在影射美国对菲律宾的殖民历史。
  
  这些认识本应该成爲正确而且是主流的观点。而现在,菲律宾前高官递交的这份谴责中国的告发书,他们的举动与现政府间显现了鲜明的温差,对菲律宾外交形成负面影响。
  
  就起诉书的内容而言,我们也要客观看待。
  
  严格来说,任何填海造陆工程,不论发生在日本、琉球还是中国南海,都会对生态造成破坏,甚至在海上开采石油天然气,也会对生态造成破坏。是否所有的填海造陆活动,石油天然气的开采活动都要被告之以“反人道主义罪”,国际社会自有判断。至于“国际刑事法院能惩处的罪行包括种族灭绝、反人道罪、战争罪和侵略”,那也只是说说而已的。美国使用化学武器杀掉了六百多万越南人,发动侵略杀死了三百多万伊拉克人,挑起内战制造了四百多万叙利亚难民,也没看到有哪个美国总统遭到起诉,受到了国际刑事法院惩罚。
    
  西班牙殖民统治了菲律宾三个世纪,后又被美国殖民统治了半个世纪。1946年独立,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都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菲律宾的宪法就是美国的宪法的翻版。但今天人民生活又是怎么样?今天菲律宾人口一亿,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是一天一美金。全国有壹千壹百万人在国外打工,每年海外劳工汇回来150亿美元,大约养活全菲律宾人民半年。
  
给大家一个感性认识,就讲菲律宾的一点:治安。小民如你我,如果到菲律宾去旅游或公干,得享受国家元首级别的待遇:必须有荷枪实弹的卫士二十四小时保护。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虽用缺乏司法公正的手段去对付毒贩,西方都指责他犯了反人类罪,然而90%的菲律宾人民毫不犹豫的支持他。爲何?因爲杜特尔特在挽救国家,挽救菲律宾民族。
 
  
  菲律宾过去一向亲美,在前总统阿基诺三世时代,马尼拉与北京因南海争议交恶,菲律宾依赖美国与中国对抗,中菲关系更是跌至谷底。罗莎里奥这次所爲,只是阿基诺时代政策的一个回光返照,是试图用阿基诺时代的政策去影响现今政府。
  
其实,作爲阿基诺三世的前外长,罗莎里奥就想与现政府过不去。事实上,近期,反对派和亲美份子集中火力攻击杜特尔特,从南海议题、中国劳工议题、债务陷阱到处诋毁中国,唱衰杜特尔特政府。
  副总统罗布雷多过去一直在等待机会,赶走杜特尔特,一登大位。现在罗布雷多已正式与杜特尔特决裂,要领导反对派。
  
  杜特尔特认为,目前许多噪音和乱象是反对派特别是自由党(LP)制造的,以破坏政府稳定,「他们想回来夺权」,但他轻视反对派没有力量。杜特尔特说,他在菲律宾向联邦政府过渡期间不会下台,也不会让位给副总统罗布雷多,因为她没有能力成为总统。
 
今年的菲律宾国家英烈节就成为反对派和亲美分子攻击总统杜特尔特对中国的友好的战场。    
 
  副总统罗布雷多参加在萨马特山国家神殿举行的第七十七届英烈节纪念活动,并发表声明,希望菲律宾人能够像他们与殖民者和暴虐政权斗争的祖先一样勇敢。「历史上,菲律宾人为国家一直勇敢站了起来,无论是对入侵者或滥用制度的统治者,菲律宾是勇敢的摇篮。」
  
  但其实,这方面美国比中国更适合成爲罗布雷多指责的对象,因爲美国已经殖民菲律宾一个世纪,就是一个入侵者。这历史完全没有争议。
  
有人认爲若菲中爆发冲突,美国将会参战。但历史表明,二战以後,失去正义的战争,美军都以失败告终,例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碰巧美军失败的战场,都是在亚洲。历史说明,身在美洲的美军,根本不可能打赢一场在亚洲的战争。
  
俗话説的好,远亲不如近邻。良好的邻国关系十分重要。相反,动乱的亚洲,根本不会影响美国。既然不会影响美国,你想美国人民会支持美国出兵亚洲吗?别忘了,特朗普就是靠不打一场仗的承诺之一,来赢得选举的。特朗普只会美国优先,选票优先。所以指望美国根本不切合实际,而且,美军会不会拿中美经济贸易做代价,愿意为零经济价值的美菲关系开战,这一定是个疑问。美国优先,就是利益优先,美国的跨国集团一定反对美军对华开战。那些寄望美国的人,是很天真的。
 
  菲律宾与美国这百年关系十分微妙,但政治上,美国一直就把菲律宾看成是在亚洲的殖民地,只有利用和索取,没有建设和帮助。
  
  所以当年取消所有美军基地是正确的,菲律宾要走独立自主的路,而这样走的话,摆脱美国的影响是关键。
  
  笔者的观点,与政治评论家、前驻帕劳大使罗沙达(Jose Lozada)大致相同,前大使认为,要与大陆交好,也不离弃美国。“自主外交政策”,应是以中国为经济的保护伞,以美国为安全的保护伞。
  
  而杜特尔特曾称,自己要伸出兄弟友谊之手,向中国寻求帮助,他直面镜头说:“坦率地说,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毕竟此前有调查显示,有86%的菲律宾民众对杜特尔特表示支持,CNN对此还专程进行采访。
  
  杜特尔特2016年还曾说,菲律宾与中国在地理上没有缓冲走廊,如果美国突然抛下菲律宾,“我们会陷入困境。”
  
  2019年3月《环球时报》对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洛钦进行了专访。会谈中,当环球时报问到“如果美国希望菲律宾在美中之间做选择,菲律宾怎么办?”时,菲律宾外长这么回答——美国是我们的盟友,但这也不影响菲律宾与中国保持合作。
  
  菲律宾外长说,其实我们最大的担心是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因为从经济逻辑上看,中美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如果中美愿意走到一起,那我们怎么办?
  
  有分析指出,菲律宾这是担心一旦美国与中国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会把菲律宾排除在外。相比之下中国的立场就一直比较稳定。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处事风格却是显而易见的不稳定,时常摇摆,因此很难把控。
  
  2016年10月,杜特尔特10月间的北京之行带回价值240亿美元的相关贷款与投资。
  
  自从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後,一改前任亲美姿态,较为倾向中国,希望采取平衡外交,换取更多经济援助和投资,军事上与日本建立更紧密关系,以免过於依赖美国,又大力反对别国干预国内反毒战争。这些都是值得点赞的地方。所以这次大选,我依然会选择杜特尔特。

相关国际

    暂无信息